惩罚性关税不会改变中国企业的历史征程
日期:2018-11-20 作者:admin 62
标签:

      人们日益担心贸易战对中国实体经济竞争力的影响,这种担忧一定程度上加深了经济向下的态势。因此我们一定要在迷惘中破解关税的实质以及它对长期竞争力格局的影响,从而指引我们的道路,克服不必要的忧戚心理,做到实质上的从容。


关税首先是一种货币

       美国加征关税事实上是美国企业和美国政府之间的事情。假设中国出口企业遵循正常的商业价格逻辑,关税对中国企业丝毫不产生影响。因此第一个结论是,只要中国不愿意或不能再降低产品价格,关税至多是美国客户对中国企业造成的心理影响。


对在位企业的影响是正向的传导

       第二个问题紧接第一个,美国客户因为加税的原因必须告诫中国供应商,若不降低价格,就从美国本土或其它国家购买。一旦中国公司因为关税大幅度再次降低价格,中国企业必然面临利润进一步恶化的后果,届时,美国客户可以继续购买到更低廉价格的商品,并且美国政府也可以收到10-25%的关税收益。对于美国这是收益的最大化,而对于中国这是收益的最小化甚至倾覆中国公司。


       真相在于,美国要保证其利益的最大化,就必须保证中国公司的可持续供应,而中国供应商并不是不想降低价格,而是价格下降的空间的确有限。对贸易战不确定的担忧导致中国公司在进一步降低价格上会更小心翼翼。另外一方面,因为关税的影响,反而导致中国公司之间的价格竞争压力变得更小。由于面临关税的惩罚,很多人会选择主业而不再以价格倾轧自己不擅长的市场。我们可以得到的第二个结论基本是,只要中国公司保持冷静,美国关税对竞争的影响对于在位企业是正向的传导。


 贸易战改变中国公司的竞争取向

       疑问来自于第三个,是否美国公司真的从其他国家或美国本土买不到更便宜的商品,毕竟要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最高25%的税。答案就是YES。长期的商业历程淘洗以后,凡是中国出口美国的东西是绝对的综合竞争力。而中国无法出口的不管因为政治文化因素还是其它原因,美国是否加税影响不大,因为原本那些产品因为各种原因就不能有效进入美国。人们可能认为,如果不加关税,至少有希望。答案全错。是因为我们不理解美国这个全球最大商业和安全机器的诉求:战略安全高于一切,国内发展优先全球发展。美国要握住全球领导力,就必须刻意培植美国企业的全球竞争力,此种情况下,那些我们不能有效进入的市场就是美国的战略市场或主流市场。中国公司无论在美国现在做了多少生意,取的基本是非主流市场。至于其它国家能否立即替代中国,那当然每个行业不尽相同。但是可以断言,那写轻易被其它国家替代的中国产业原本也危如累卵。当然如果没有关税的影响,他们肯定还可以很舒服地过着生活。可是,关税也惊醒了这些公司再奋斗的活力。

       那么美中企业如何合谋化解关税的影响,毕竟关税降低了美国贸易商的利润空间,或者使美国最终客户购买成本增加。由于经济链条是一个完整的供应链,经济中的损失(比如这25%)就会传导到整个链条上的公司去合并负担,在最终客户购买成本不变的情况下,链条上相关企业特别是关键原材料厂商必然要削价保护自己的生意免受侵蚀。实话说,这些关键原材料的弹性空间还比较大。从美国最终客户角度,如果贸易战持续,最终购买成本是必然增加的。从数字上看,如果美国本土企业提供的商品竞争力原来比中国企业弱20%,通过加税,美国企业获得5%的成本优势,因此美国企业可以胜出,或者类比其他国家的情形也是如此。但问题的本质是:但凡中国有竞争力的商品,其历史形成的优势反而不是价格因素。之所以价格因素摆在桌面上,只是中国公司之间恶性竞争的结果。贸易战肯定会改变中国公司的竞争取向。


 贸易战不能瓦解中国的产业优势

       最后一个问题是长期贸易战是否瓦解掉中国的产业优势。就长期而言,首先必须是美国人和美国客户忍受痛苦作出其它影响关税的选项。其次是全球产业结构的复杂性,已经超越了任何政府的控制力。美国在从事创新产业的同时由于人口和兴趣不足,不可能回到凭借组合劳动力和其它资源才能从事的低端加工业。再就是市场的影响,美国的繁荣肯定是一个庞大中国市场可供驱使的原因,一旦中国市场说不,美国的再平衡和再发展都会受阻。

       回到一个根本的问题:美国并非中国全球第一大贸易合作伙伴,关税又如何根本打击中国的实体发展呢。中国完全可以把更具竞争力的商品绕道进入美国。毕竟这是一个全球化的商业时代。如果美国一定要区分中国的和非中国的,执行区分的成本很高,也不会被主要的国内商业组织欢迎。

       美国的成功在于智慧。一旦其他经济体有聪慧的人看清楚美国的计法,也就抓住了美国的痛处。美国现在非常艰难,它尽管在世界上横冲直撞,但是他十足的愤怒又如何掀起地球上其他地区平静的河水?


问题的本质

       美国征收关税事件会成为一个经济学典型的案例,也会使得全球经济发展出现缓慢。问题的本质是全球经济原本也出现了问题。现在发生的冲突只是经济前行遇到深度挫折的折射。也暗含着对过去经济成果的先发性掠夺。特朗普征税引发的后果就是使交易成本更高。很显然,资本主义商业的立足就是为减轻交易成本。现在一个天才的美国政府开始尝试着突破资本主义经济理论的边界,这多少令人觉得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