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自由主义的中国和社会主义经济教导

日期:2020-08-18 作者:李莫非 65 标签:

自由主义必须一分为二,即城市的自由和乡村的自由。试图在社会主义初期磨灭这两种不同的自由会导致一种严重的错觉:社会主义到处充满着分配不公和自相矛盾。由于社会政策的本身是以消灭城乡差距为目标,而不是创建一种不同的城市繁荣和农村繁荣为依托,我们将无以复加地陷入社会主义挫折的死循环。

自从人类诞生以后,人类已经有了不同的生活居所和生活方式。以城市为本建立社会主义很容易全盘落入资本主义繁荣和发展的价值观,从而重创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如果希望有所作为,其本身必须更靠近原乡:农村和农业的广大社会。社会主义的本质是:生产的共性和消费品的个性。城市是一个现代消费品的生产领地,其更适合于社会主义的上层领地:交换和商品经济。而对于乡村,社会主义必须建立以集体经济为本的原乡型社会。

当然社会主义的本质最终是消灭不平等。但是,在走向社会主义高级阶段之前,我们必须设身处地理解:所谓不平等不过是一个消费观念。诸如人类可以在城市建立昂贵的别墅,而乡村的田园诗意则让户户可以独享一份唯美的家园一样,这只是人类自身对于幸福感受的错觉。正是社会主义的宣传者没有搞清楚社会主义对人类节俭以及高贵情感的具体定义,而使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陷入对金钱至上的迷途。社会主义的目标是创造长期繁荣和更加公平的社会分工,社会主义的宣传者和大部分理论家却把这两个概念等同为个人存款或者拥有更多的生产资料。我们可纵容在一个城市允许社会主义的国有企业或私营企业拥有对生产资料的一般支配权,但是在乡村,这些权利必须归集为集体。人们的疑问往往是,为什么让城市的人们享有特权?不!之所以人们形成城市的生活更优于乡村,是一种众所周知的思维惯式以及我们对乡村资源的错配导致的社会主义滥殇。城市繁荣的轨迹处处流落出不公正和不公平,但是城市灯红酒绿的生活挑拨了人类内在奢靡生活的向往,如果人们愿意牺牲这种看不见的不公正而投身城市,则社会主义必须为城市的发展创建一套规则。这套规则必须支持以技术经济和信息经济为蓝图的新经济范式。这种范式必须解决生产资料的公有制问题而又不有损社会主义企业的正当性和竞争性。

我们通常会把80年代到现在的40年定义为中国经济空前繁荣的时代。但这个时代却是社会主义如脱缰野马的时代。这个时代残留的幸福和它的不幸基本处于同一个平面。当我们不加节制地消耗我们的资源----生产商品----这种注定会被吃掉或用掉的东西的时候,我们可能忘记了经济和社会长期繁荣需要的自由主义基础。自由:绝不是资本主义所描绘的那种以持有私有财产为标记的自由。资本主义自由的观念狭隘和充满世俗的成分,这种自由的本意就是个人对拥有生产资料所有权的奋斗。如果自由的目的是以看似正当的名义夺取生产资料的占有权,则我们还不如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合理地分配生产资料的社会结构。我们在城市必须建立一种社会自由主义的经济,这种经济本身必须解决生产资料的姓资姓社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事实验证了私人占有生产资料的好处,但这一好处与执政党目标背道而驰,并且,私人对于生产资料的发展和持有都是逐利和不稳定的,这将对社会稳定和经济技术可持续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必须要深刻理解数千年中华民族的历史性和群体特征,试图以西方框架和西方的人格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城市的经济体系充满了自我掘墓的风险。

就经济的活性而言,我们对乡村社会主义研究和行动过少,以至于我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道路,但是社会主义的原型则必须依托广袤的土地和更广大的人民生产力。人们的思维可能认为无论乡村怎么发展,都难以匹敌资本主义那种快速行进的高技术生产力。这种比较是毫无意义的,我们的目的是建立社会主义真正的试验田,完成生产资料公有制情境下社会主义文明和社会主义真正的计划经济。

对计划经济最大的挑战来自于经济计算,通常认为类似这么多商品下的产品定价和交换,是一个中央计划单位无论如何无法有效完成的。但是,现代云计算的发展根本颠覆了这个观念。云平台的存在将使得供需更加透明,经过一个繁荣爆炸的商品年代以后,人类引入云计算从事商品定制化的时代即将来临,这为计划经济提供了有效的方程。资本主义的经济学家过于对此不值一哂,但如今技术发展使得社会主义假设的经济计算异常简单,城市社会主义完全可以基于云平台创造一种既节俭又繁荣的模式。

事实上,社会主义经济理想从一开始就是对的。资本主义之所以胜出是因为资本家对生产资料的无情占有取得了竞争优势。社会主义不敌资本主义的原因是因为资本主义在商业观念和商业史具备长期积蓄的潜在优势。这种优势导致了竞争的不平等。由于资本主义已经取得经济领域巨大的成功和难以遏制的优势,试图对抗资本主义将非常困难。但是资本主义也不是在每一个领域都具备优势,特别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存在着生产资料不足,竞争和垄断过度,市场不足等多项矛盾。一旦我们开启社会主义乡村和城市这种二元经济模型,我们就可以逐步和资本主义形成一个各自独立主张的经济。如果社会主义不能建立一种和资本主义主要层面分离的经济,人类将无可质疑沦入发展陷阱和激烈的冲突。

资本主义经济有其很多好处,但是它过快地在耗尽人类的家园,并且滋生了越来越深重的全球不平等。资本主义经济的优势来自于不断颠覆式的技术创新,我们很奇怪这一技术创新的真正的源头。这是不同人类的禀赋还是一种先进社会架构所致?由于我们对自身贫穷积弱的印象太深刻了,很多时候我们无形中产生了对未来和技术的不自信。重新树立一种举国崇尚自然科学的观念以及重新塑造大学和研究所的研究精神实在太重要了。人们认为社会主义的一些体制限制了自然科学领域的积极发展,这种观点毫无道理。正是走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种种急功近利葬送了国家自然科学的基础。

如果中国必须要选择一种新经济模式对抗美国并保全自己,中国经济必须重归社会主义。所谓自由的市场经济是绝不存在的,它的蛊惑人心仅在于不断鼓励利己化的动机,但是绝大多数人类最后都不会成为这种经济社会的赢家。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不断满足欲望的经济,这种经济的目的和动机与社会主义理想格格不入。我们深知塑造社会主义理想人格的困难,但如果因此放弃社会主义陷入资本主义的短促理想,这就会造成今日中国的乱象:不受控制的经济无政府主义,以及毫无节操的社会无政府主义。

一代人关于自由和社会主义本质的曲解,正在深刻地影响我们未来的命运。在资本主义看来,社会主义的不可行主要是公民在社会主义的企业内不负责任,如果要负起责任则必须每一项事务和个人的经济利益挂钩。我们在过去的几十年确实发现人性和公民确实在往这个方面不断堕落,在资本主义看来,正是这种堕落促进了经济生活的美好,但是对于社会主义,这种堕落迟早会毁掉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国家。如果我们无法复苏我们的公民对国家和政府的本质向往,我们确实将陷入一个人人不再热爱社会主义和这个国家寂灭的循环。我们中的不少人现在会把国家、民族和政府严格区分开来,呈现这样的认知分裂,极大地说明了执政党和这个国家的危机。认知分裂势必导致人人不再对社会负有责任,从而为社会主义的土崩瓦解创造了条件。

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单靠模仿和屈从将无法成就。过去时代无论我们多成功和多失败,都无法掩盖一个事实:这种利欲熏心的发展,偏离了国家理想和国家事实,也造成地缘政治的困境。我们今天的失道几乎积重难返,唯有重新掀起社会主义经济理想和社会主义文化的旗帜,号召小人物和大人物都团结起来,重新找回属于我们正确的事业!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包括光模块有源光缆(AOC)相干光模块无源光器件(目前已由子公司起浪光纤继承),为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光传送网和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提供具有超高性价比的高速光互连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