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处于有用和无用之间——研判拜登时期对中国的战略

日期:2020-12-10 作者:李莫非 57 标签:

如果静下心来看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这就是一个谜语。谜面是不切实际的期盼。谜底将是:沟壑益深。

单纯去分析政治人物的政治动向是没有意义的。拜登是典型的温和的政客,但每一个酷似温和的政客都可能基于实力展示强硬,拜登将展示他强硬的一面并且可以肯定地说,将在军事领域展示他的强硬。

拜登不像特朗普那样明显的没有主见。作为一个资深政客和法律专家,拜登的首要任务是恢复美国,恢复美国人的心灵和美国传统的价值观。如果四年后拜登卸任的时候,没有实现美式价值观的回归,美国将再一次陷入价值分裂。

中美将继续在拜登时代寻求对立而非和解。中美可能在一些次要领域寻求合作,但是发生的往事和中国共产党日益清明的意识,已经决定了未来世界分离的走向。由于中国意识的复苏,中美关系将无可怀疑地陷入种族和文化的鸿沟。美国将继续引领强大,并且在许多方面压制中国。而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必须团结和集中精力对抗美国。正是由于对抗这把钥匙,可以使得政权的意志和人民的意志得以继续。

拜登对中国的压制战略将基于持久战。必然地,拜登会取消许多关税措施,在一个资深法学者看来,这显然是违法且无益于美国人民的长期利益。作为一名政治精英,拜登会远离以经济掀起轩然大波的中美关系和世界分裂。但是拜登也无法释放更远大的理想。拜登的全球治理将非常艰难和矛盾,在他取得政权的时候麻烦才刚刚开始。现在,至少表面上坐大的中国众志成城,拜登不想拿四年重复特朗普的故事。如果拜登延续特朗普的战略,中国将非常麻烦。但是拜登显然会采取有别于特朗普的政治路线。

特朗普的错误在于把全部心思用来对付中国,似乎,这是特朗普的历史使命。特朗普在卸任之前的短暂日子里,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将对伊朗和朝鲜重施打击。这不是说特朗普放弃了对付中国的自信,而是历史给他的时间无多。他希望自己以一个英雄的形象谢幕。对于拜登来说,围困中国将更有意义。他不会胡乱挥舞自己的政治拳棒,而只会加强和西方的更团结。当特朗普作为打击中国的先锋光荣就义后,拜登将选择持久围困的战略。表现在经济上将是,允许正常的全球贸易,但会严格地区分和限制哪些区域属于禁区。拜登将在上台到卸任都秉承这个战略。他应该清楚的自己的历史使命。并且他深知,彻底解决中美问题还轮不到他,并且在他的上任的四年根本没有能力解决核心问题。

拜登是一个长期战略家,这将使得他显得很温和,但是敌我的世界非常清醒。特朗普总是把个人的愤怒当作自己的敌人,而拜登不会。他的使命是在围困中国的同时让自己强大到中国无法对抗。美国需要时间。正如中国也迫切需要时间一样。到目前为止拜登不会认为美国真正丧失了什么竞争力,在他眼里,特朗普这几个人,不过是扰乱美国长期战略的小丑。拜登不会寻求一时之短长,而会寻求最后的锋芒或最后的瓦解。他的夙愿将是在他的时代,能够把中国远远甩在后面。

由于特朗普挑起意识形态的对立,导致世界深度的不信任。拜登不会寻求找回信任,美国的自信和自大深埋在他们的内心。拜登时代的美国将在许多重大国际事务上,给中国制造障碍,而他们做这一切会显得有条不紊的相对有理。拜登终其总统生涯会坚持一种强权逻辑下的规则之斗。拜登会认为:只要美国回归理性和理想,类似中国这样的国家会不攻自破。

拜登就个人而言,显然非普京和习主席的对手,但是他背后是一个军事和科技强大的美国。你认为拜登会打什么牌? 拜登的目标就是在任何关键领域实施阻碍和防御。拜登不会贸然发动进攻,尽管他可能使用强硬的团队。对于拜登来说,一个半全球化的世界是有益的,重要的是,不让共产主义重新登上历史舞台。特朗普发动的革命只会使敌人意志或者实力更加强大,拜登不会选择这种面子好看输掉里子的策略和行动。拜登必定不会像特朗普一样使用中国式的汉奸制订对华策略,这注定了拜登对华的方略会大有改变。

我们期待作为法律专家和政治精英的拜登会放过全球经济一马,答案是明确的。拜登不会试图保护美国落后的经济,只会逼迫美国一些传统企业,必须自我变得更加强大。对于拜登来说,经济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有趣的问题仅是,如何扭转或回归美国精神。另外一方面去看,拜登也对特朗普挑起的意识形态之斗,保持了感激和警醒。拜登接下来的使命将是在前沿经济和国际共同体里面利用规则限制中国,逼迫中国在许多方面渐落下风。拜登意识到,中国在上一轮聚积了很强大的力量,需要时间稀释。拜登是否会挑起任何战争,战争不是拜登的选项。在他的世界里,将保持战争的存在而不破。

和特朗普的杀伐之心迥异,拜登认为过去的世界原本挺好的,既然被特朗普破坏了,那就只好在新地基上面重起大厦。拜登将寻求智斗、围困和持久的价值之战。如果中国输了,我们还不能批斗拜登的战略,因为他的战略都将沿袭在法律框架之下,表面上并无瑕疵。拜登只是相信,自己做好了,别人不算什么。特朗普四处寻求对手,正是自身软弱和头脑无用的征兆。

拜登全新的中国战略充满艰难。因此拜登明显地会选择和中国脱离或者冷处理中国这个策略。对于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这个老人是清楚的,他并不认为他的任期需要解决中国问题。他所能做的就是保持一个更加强大的美国和西方世界,从而随时迎战世界意识形态从冲突到瓦解的那一天!

拜登时期的中国经济会变好还是变差? 这无关美国。而是中国在虚拟经济和房地产方面积重难返的自身问题,也是社会道德缺席社会主义价值观的问题。中国所有伟大的实践,都必须首先使信仰很快回来,然后我们才有本钱重新建设一个可以匹敌美国的优秀的国家。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包括光模块有源光缆(AOC)相干光模块无源光器件(目前已由子公司起浪光纤继承),为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光传送网和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提供具有超高性价比的高速光互连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