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沉没成本导致美国和西方不得不止战中国

日期:2021-03-29 197 标签:

题记:这篇文章写得很苍白,主要是美国的问题真的没什么好写的了。由于世界陷入绝望的迷途,也到了必须瓦解美国愚蠢的全球政治理念的时候了……

我从不担心中国会在此轮博弈中输给美国,相反,能打败中国的只能是中国自己。主要的原因是这个世界业已为全球化投入了巨大的沉没成本。而中国是这个沉没成本的最主要的承载者,假如中国崩溃,世界经济和资本家的财富都将倒退许多年。我们可以从多维度论证这一点。

美中倡导的联合经济很长时间是世界经济的引擎。这种粗放的经济类型带动了美中各种势力的崛起,这些崛起势力的商业模式很先进,但几乎无一不触碰了人类道德的底线和事关正义的认知。纵容这一切的是中国被颠覆的特殊经济时期和特殊政府,而随着中美交恶以及更广泛范围内的政府知性回归,曾经的经济基础确实在退潮。美国资本家并不希望这种特殊经济退潮,否则他们将需要去新地方重新复制从前的模式。可是放眼世界,只有东南亚那些很腐败的国家可以协同美国资本家那种经济理解和经济模式,但是无论印度还是越南这些国家都有天然的瓶颈。美国资本家可以在东南亚国家取得一些小额胜利,但是,和一个庞大的中国市场比起来,这些国家的收益利得想要计算得非常清楚并不容易。美国资本家和企业界现在迫不得已必须去这些国家生根,这不过是拾取经济最后的牙慧。要取得和中国同等的收益、他们需要在这些国家付出百倍的代价,这些代价完全等于咎由自取。

我们的论证是什么美国和西方必须止战中国?主要原因是世界还是太小了,越小的经济体越难以自足。比如日韩虽然强大,但他们需要有许多供应链的支持以及新的市场投资方向才可维持基本的运转,而且他们也必须在技术上保持和美国的竞争。当一国变成发达国家以后,其所要反馈给人民和企业的利惠必须更多,这几乎是一个不断循环和恶化的大风车。一旦出现经济停滞和需求瓦解,这些国家将面临一些行业无法果腹。欧盟是一个比较大的经济体,如果出现欧盟和美国排斥中国的循环经济,理论是成立的。我们的论证不是扭曲中国无往而不胜,必须看到经济的风险点。此论经济深陷虚拟化场景,经济的本质是财富转移,而且这种转移多以线上的形式发生。如此,世界经济对于中国这个互联网大国有深度的依赖。我们不是论证互联网经济有什么利好,但恰好是错误的经济使得美国放纵难收。

美国要收拢中国概念股是对新经济问题的一种强烈反应。我们看欧洲,他们和美国有所不同。由于并不依赖线上经济,他们看起来没有那么亮眼,但也非常的稳健。欧洲和中国没有本质的经济冲突,只有经济互补。由于世界经济发展的逻辑是不断把贫穷地方变得富有从而获得更高的发展空间,如果欧洲和中国断绝互补性,经济滞胀会非常明显。如果欧洲仅选择和美国交易,等于聪明人对着聪明人,更容易引发激烈而迅捷的冲突。

从我们的角度看,当今美国主要的挣扎是取得技术和世界地缘政治的领先权。前者一直是存在的,从没有人认为美国失去了世界经济的优势地位,可能这种优势现在不那么明显。我们都理解美国是借意识形态相左进攻中国,顺便对全世界抱怨中国拿走那么多好处,居然不听使唤。中国是一个大国,而且有悠久的基因,一直就有不苟同欧美的主张,只是有些声音在某些历史时期被经济潮水淹没。但始终,中美会走向意识形态分裂。不是我小看美国,那种建立在赤裸裸掠夺基础上的民主自由学说只有人类的白痴才会相信。换到地缘政治这个角度,美国的问题就更大了。美国很容易把其它国家自然的反应和反抗扩大到自己的体面和特权受到伤害。当他们这样想的时候,应该问一下,为什么上帝只给了他们美洲大陆而不是整个地球,为什么太阳饱受人类的欢迎,而美国总是令人生厌,成为不安定的因素。

美国和欧洲为这个世界的经济发展投入了巨大的财力。让我们理解一下,什么叫品牌?当地球有1/4人交口称赞的时候,就是品牌。如今东西方交恶下去,品牌理论必然轰然倒塌,这对西方商界将是沉重的一击。西方商界必然不愿意看到这个场景的出现,否则许多年积攒的品牌溢价将大大式微。一旦东西方冲突,许多类似的问题都如品牌一样。西方现在有一种心理优势,认为他们的企业解决了中国就业问题。可我知道的仅是,即便一万人失业也可以领取政府救助或依赖存款活着,而一家工厂结业,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心血重建,其实基本上无法重建。

我们假设西方的资本和商界秉承政治的意志,决定与中国完全脱钩。我们可能笑了,这正是技术回流的最好前提。美国政治家可能认为我们限制中国发展,中国就发展不起来。美国政治家必然忘记了,政治无法代表个体人的行为。当产业出现凋敝或企业出现赢收下滑,就是技术扩散的最好时期。如今的技术扩散没有别的土壤,几乎唯中国莫属。如我之前论证过的,美国的压制政策对于个别企业是有效的,对于整体经济发展几乎不产生影响。世界经济主要的问题是,脱缰的成本无法回收,因此无法接受美国行使完全的经济脱钩。但假如美国硬着性子和中国脱钩,美国的问题主要是执政党无法承受短期的经济重塑的动荡。毕竟,这一代人还是缺乏内在的理想主义的,喊打喊杀的原因都是没有触及到自己利益的红线。美国试图在某些经济敏感地带通过封锁中国的发展取得长期优势应该没有问题,但这样做也会使美国付出很大的代价。

以人口和资源论,美国和欧洲的结合,相对于广泛的不发达国家都处于弱势。在一个好的全球模型下,美国和欧洲是胜出的。假设日后形成东西方分裂,原有的模型不复存在。美国和欧洲极可能出现一个剧烈动荡的时期。当此时刻,他们信仰的民主制度就会给执政党迎头一击。美国和欧洲现今的强大是建立在中国技术处于较弱的格局,一旦这种格局不存在了,社会优越感和潜在需求市场丧失,资本主义就必须集中精力解决自身的问题。那个时候,他们将不再是吃饱饭到处宣扬虚无飘渺的价值观,他们受尊宠的存在感必然因生存受到威胁而选择顾影自怜。他们可能会到处中伤中国、但那个时候的他们,由于意志的绝望已经不再拥有系统的自信。

中国主要的问题还是寻租经济和虚拟经济过剩的问题。以中国之大,外部结交伙伴,保持经济的平衡性发展和人民的生存并没有问题。如果美国选择长期博弈,会使得中国任何事的成本上升很多,但好处也是有的,中国终于知道自己应该在哪些部位发力。一个自信和团结的中华民族比什么情况都重要。中国为全球经济发展花掉的绝大部分钱还在中国,反观美国,他们把钱留在全世界,这是他们更无法经受折腾的根因。我们确实看到美国企业在制裁中国个别企业时候显得自信满满或踌躇满志,他们根本忘记了,如果友好完全不存在了,受伤的必然是双方。

我们最后的结论是,劳动分工和虚拟化绊住了美国执政党妄自尊大的信心和决心。他们由于沉湎于西方民主自由和法律学这些由部分人自编自导的幻境,他们的智慧因此变得十分低迷。他们的治国理念因为社会主义威权政府取得巨大的成功业已产生严重的动摇。我们不是说中国所有的东西尽善尽好,事实上中国的确不是,我们有一万个领域需要洗心革面和虚心治理。

美国政治家坚信的东西正在全球新图景下进入瓦解,而这些人基于自己陈旧的知识和领悟,他们正在试图保护早已决堤的东西。美国政治家发起的对中国的制裁行动说明了美国无力对中国发起战争,由于人类所有重大的问题最后都诉诸武力而得以解决,那么美国到底在等什么呢?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硬件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以及子系统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主要是光模块、光无源器件相干光通信模块子系统。易飞扬重点服务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波分传输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是一家创新设计的高速光互连硬件解决方案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