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和美国在半导体领域打平手的先决条件

日期:2021-04-12 172 标签:

拜登手举半导体芯片宣扬打败中国

这张图片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为此,中国不得不立即作出相应的对策。当一个巨无霸国家,意识到在半导体领域继续领先和绝对领先中国的时候,美国的策略将是严厉和多维的。他们善于利用发散思维战胜对手,别以为这只是科学研究。

虽然因为中国贸易战,一些基础芯片技术正在流向中国,但美国掌握了核心的芯片设计技术和芯片制造技术,美国在半导体领域也有一呼百应的特征。未来10年,打败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优势地位是不切实际的。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的高校和人才出位现象非常严重,简单地说,中国已经没有核心半导体人才和科学家。因此,采用时间换空间的战略非常重要。而做到这一点,就必须重塑中国人力资源分布的区间。

大量人才流向互联网企业和快科技意味着从事硬科技的人数必然相应减少,基础研究如此辛苦,没有强力的推动和丰厚的回报,几乎没有人愿意从事这种十年磨一剑的职业。主要的风险还在于,由于人心不齐或水平不够,即使投入海量资金、也不一定取得成功。大量的人才现在因为社会现实正在流入互联网、金融等最靠近金钱的行业。我们当然没有权利批评优秀人才的去向,但一个国家想要伟大,或在半导体领域实现突围,无论如何必须把钱和人都转移到正确的领域。现在,大多数人凭借着一点点底层技术就找国家要了很多钱,他们成不了大事,却蒙住了前进的双眼。多年来,我们的社会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找国家要到钱才是本事。我们也是理解的,国家收了那么多税,又把社会成本推得如此之高,创业或干一番事业真的非常艰难。

如今光鲜的互联网行业几乎不生产什么,却制造了那么多富人,互联网幻想去蛊惑着亿万青少年和社会主流的梦想。这样我们的社会即便找到一些人,他们停留在需要寒窗苦练的半导体行业,他们的心思也是不定的。所以这个情形下去,还是必须把半导体作为主轴,以国家强制的力量大力推行,让国家研究机构和国企完成历史任务。我相信这样做比从事自由经济好多了,高成本的自由经济业已无法驱动产业和国家进步。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喜欢当今西方的原因,那一套发展的逻辑已经过时了。自由经济导致了今天大型企业的横行无忌以及整个社会的动荡,特别是人才择业的趋利化导向,而且某些企业的商业模式已经发展到严重损害人的心灵和祖国成长的逻辑。我们痛定思痛,当此时刻、没有别的选择,半导体在民间根本不行,我们社会的知识生产力已经下降到历史最低水平。

《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

《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是一本好书。这本书描绘了资本主义如何在一开始就把拥有大量金银矿山的拉丁美洲作为自己造福的摇篮,然后留下一个资源被开采完毕贫穷落后的拉丁美洲生活。我们现在听到拉丁美洲这个词语也有这种感受。中国差一点就是拉丁美洲的翻版,不仅仅在于自然资源,更在于文化和人的心灵。中国的执政党在一段时间和这本书描绘的无异:我们的统治阶级始终被引入帝国主义权力的星座中,他们毫无兴趣来调查爱国主义是否比卖国主义更有利可图。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们社会的统治阶层或者精英人士早就对帝国主义青睐有加,他们当然没有兴趣考察何为爱国,何为卖国。显然,卖国和爱国有不同的后果。一个人爱国,可能什么也没有,因为爱是无私的。一个人卖国,特别是有权力的人卖国,获得残忍和丰厚的利益。资本主义利用人欲的贪婪不断搞定着贫穷国家的统治阶层,然后,他们一起开始所谓的友好合作。他们为了钱丝毫不会顾及这个民族的发展和人民的泪水。由于贫穷和富有巨大的反差,经过一些年,这个国家大多数良善的人民也不得不跟随金钱的舞步,然后他们开始忘记生命存在的其它价值。

由于信仰坠落,中国社会现在可以区分为四大家族:一个是赢家,就是结合资源和资本的互联网新贵,房地产企业和一些上市公司;一个是输家,就是底层保守的百姓以及一些坚守传统价值观的保守主义者;第三个是赵家,就是被西方实用主义完全利蚀的一群,他们多数都有海外资本或权贵的背景;第四个是玩家,他们屈服于现实,跟随潮流,沉沦于虚拟世界,过着莺歌燕舞和今朝有酒的生活。当我们把这些现实看清以后、就知道历史犯下了多少错误。现在要和美国竞争,他们可能瞬间打倒我们,如果我们不能很快地重塑这个社会。

中国半导体技术早先落后的原因非常清晰,是80-90年代执政党严重的错误,拿来主义取代了自主创新。如今要回归半导体技术的发展,首先要考虑人力资源。大多数读书人会批评江青所说的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是一种虚妄。可是,这种宁要和不要的态度却是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这句话和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宁死不屈”,“非其道,则一箪食不可受于人;如其道,则舜受尧之天下,不以为泰” 等等古训都是同一个意思。如果我们社会的绝大多数人总是思念着帝国主义的苗,而不去种社会主义的草,这样的社会如何干出惊天大事。

中国的问题从根本上就是卖国还是毫无私心爱国的问题。贪污受贿、寻租经济,构成了社会生活继续下去的主要旋律。由于寻租经济,我们总是把利益留给有关系的人,甚至为此修改规则,这粉碎了基本的公平和社会理想,也使得几乎所有人对这个国家的前途显得无所谓。我们的经济在取得繁荣以后,已经把钱看成唯一的价值观。这导致我们的商业几近变态和疯狂。我们能赚到钱,不是因为我们多努力和聪明,是因为人口规模、权力寻租和消灭伦常;我们能赚到钱,是因为一些好人守卫着规则,而我们把他们作为打劫的目标;我们能赚到钱,是因为把许多青少年置身于幻境中麻痹青春;我们能赚到钱,也是因为不知不觉沦为金钱和实用主义的木偶,变得不顾一切廉耻和基本骨骼;我们能赚到钱,根本上就是在掠夺和走私这个国家的未来。

要和美国半导体企业在未来10年打个平手,目前我们是有机会的。但机会持续的前提却是:我们的社会必须尽快得到快刀斩乱麻的梳理,重回价值主义和真正的民族主义。另外一方面,为半导体发展,我们还必须有一批智慧的经济管理者和地缘政治战略家,他们能为半导体发展提供引擎。我们必须扪心自问,当初这些持有祖国产业发展命运的人或组织都去了哪里。总体上,如果我们的社会做不到洗心革面,仅通过新闻联播喊着口号的骁勇是没有用的。严重的后果是,如果我们不能和美国打个平手,我们的社会肯定会出现分崩离析的局面。毕竟,中华民族的历史证明,大多数人,在面临国家和自己生死抉择的时候,最后选择的都是投降主义。

------本文致敬江青同志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硬件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以及子系统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主要是光模块、光无源器件相干光通信模块子系统。易飞扬重点服务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波分传输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是一家创新设计的高速光互连硬件解决方案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