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我国应实施计划管制下的市场经济

日期:2021-06-15 106 标签:

市场经济在中国的实践末路狂奔。我们有理据证明完全市场经济的狭隘和它对这个民族发展的戕害。

人们喜欢当今的市场经济根本上是一种权利表达的欲望。假如我们的党给予人民充分表达政治的权利,我相信市场经济将很快成为这个社会的残花败柳。市场经济之所以在中国深入人心,毫无怨尤地相信,不是市场经济这套成熟的理论,而是,人民相信一个市场经济意味着和政府平等地相处,到处是有理由的自由。政治越是管制,人们越是倾向市场经济。其实,无论是劳苦大众还是知识精英,他们根本不知晓何谓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创造了过去中国的繁荣。这是人们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的。可有谁知道,建立在美中联合体下的经济给全球其它国家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一套资源优先假说。市场经济的发展,是建立在每一代人牺牲人生精神和信念的基础上的,它的本质是牺牲人性,成就虚无缥缈的经济和上层建筑,这个上层建筑漂满着那些人类的教父——那些惟我独尊的资产阶级食利阶层。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在物欲的狂欢里告别今生。然后在坟墓上写下,我活得精彩,因为改变了世界。

我们认为,资本主义采用经济至上(或重商主义)不断改变世界的观念是错得不可收拾。它带给不发达国家和这个地球深重的苦难。由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成一个巨大的虹吸效应,导致人类的基本精神在生存和物欲面前逐步瓦解。

让我们分析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模型。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是公有制,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是私有制。两者的结合产生了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即公有制下的市场经济。这个模型本身的主次是清晰的。但漏洞在于:公有制下的市场经济如何定价,业态范围和范畴以及这个模型下滋生的寻租经济。在社会资本主义的框架下,产生权贵资本主义并不出奇,它解释了某些权贵失意的宿命。社会资本主义必须有代言人,这个代言人不可能是地方政府,只能是从信得过的人当中选拔而出的财产代言人。代言人经济是社会资本主义的本质属性,这个属性决定了社会的腐败和寻租不可避免。

让我们渐次分析社会资本主义的种种乱相,最后得到一个统一的结论。

经济学关于交易成本最优化的市场经济模型应该是错误的。最优的交易成本是零交易成本,而非采用价格调节。交易成本理论认为,如果我们能建立一种交易理论,降低中间成本,社会就达成自然的效应和效益最大化。交易成本最大的成功者是互联网经济。但是,我们有必要陈述两个严重的论证,它直接破坏了交易成本的基础大厦。其一是,假如公司的存在使得价格调节成为可能,如何理解资本对价格的破坏。比如资本可以用亏损价格出售产品获取市场的优先权。其二是,假如社会资本主义引入价格调节,这个调节的方向因为资源的有限性,呈现向更贵的方向,劳苦大众如何接受这种社会现实,比如房地产或石油。

我们相信社会资本主义体质下,人们很容易混淆权利和经济的关系。如一开始我们论述的,人民并非喜欢市场经济,而是喜欢市场经济的假象:一种权利的诉求。事实上社会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使人民陷入无尽的苦难和空虚。社会资本主义框架事实上很容易抛弃共产主义的本质: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社会资本主义下的市场经济,把人类活着权利和受教育的权利全部资产化,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理想。在社会资本主义横行的社会里,虽然资源得到充分的释放,也得到了充分扭曲。

我们看煤矿的故事。煤矿在早期的社会主义情形下,属于国有资产,然后按照计划分配到各个单位。人们认为煤炭企业的效率和效益不足以反应和满足人民的需求,此种情况下,西方经济学者就过来说,一个私有的煤炭经济能搞活人们的需求并充分使人民得到好处。煤炭经济在资本主义搞活的模型下,事实上导致了资源崩溃和价格甭溃,价格崩溃以后的市场必然出现供大于求与极端浪费。这些浪费加剧了地球的污染和负担。主张社会资本主义的国家还有一个进一步的风险 ,供大于求必然产生寻租经济和社会扭曲。

我相信我到这里基本讲清楚了社会资本主义的核心问题:放任价格管制导致经济破碎和寻租主义。中国的经济学者也许对此不值一哂,虽然他们终其一生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没一点好处。中国经济学者最大的问题是:忽视社会权衡,盲目追逐经济。他们读死了书,坑害了这个国家。如果纵容社会资本主义继续泛滥,会导致社会剩下为数不多的寻租性企业。我认为华为和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基本都是寻租企业。房地产行业虽然寻租盛行,本质上它还是创造了些许社会景观。

大多数经济学阐明了一些道理,在学术上非常有价值。但拿来治理国家就是不对的。国家的愿景始终必须建立在公平的伦理基础之上。如果缺乏公平,任何繁荣都是短暂的昙花一现。任何繁荣,不过使得某一代过上了精神空虚的生活。如果缺乏公平,不公平就会日积月累,最终导致社会的动荡。这种动荡不是起义,而是人民陷入了没有知识和智慧的空虚环境,他们最后呈现出来的将是丧心病狂和弱肉强食。他们将使文明荡然无存!

社会资本主义的其它坏处不再一一赘述。我相信我的理论是正确的:单一政党执政的经济必须回归价格和商业管制。如果没有计划和管制,人类的坏基因会充分膨胀,最后熄灭所有人纯洁的心之火焰,从而达到消灭这个国家的目的。任何业态的边界是必须的,这一点正如,一个男人和女人的身体,都有其边界。纵欲者必死,与一个人如是,国家亦然。

-------本文献给屈原和我们的回忆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硬件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以及子系统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主要是光模块光无源器件相干光通信模块与子系统。易飞扬重点服务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波分传输、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是一家创新设计的高速光互连硬件解决方案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