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文革和我们的思维体系

日期:2021-08-06 30 标签:

卞仲耘校长在文革之初被自己学生打死的故事酝酿了一个标志性的8.5事件,有人断言对文革的认识必须解密这个真相。

卞仲耘:原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

作为一个革命者和教育者,被自己的学生作为黑帮打死,并且公安部和高级领导说,打死就打死了吧,以后不要再打死人了。几个打死人的初高中女学生均来自显赫的高干家庭,部分属于未成年。他们没有承担任何打死人的后果,甚至被批评和教育都没有。

人们后来理所当然认为这是文革的肇始导致人性和校园治理的失序,可在当时,这些学生是犯罪行为。当时文革刚拉开革命的序幕,文革绝没有说可以随便打死人,怎么能够用后来人对文革这个宏观的政治现象去解构这个犯罪故事且原谅犯罪分子。即使很多年后我们找到理由原谅当时冲动的学生,那也是因为当年他们受到惩处从而心生原谅。可当年的这些人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又怎么在多年后发起忏悔和原谅?只有做错事受到惩罚的人才有尊严发起真的忏悔,如果逃之夭夭多年之后却突然出现,大谈忏悔如何足信?如果真的想忏悔,她们应该投案自首……

因此我感觉到,如果卞仲耘的死对于中国真的存在意义,意义的本身就是需要校正我们的思维体系。只有思维的前后次序不是颠倒的,才能澄清我们生活中活生生的历史。

关于卞仲耘校长之死,有一个插曲就是当时有一个老师给组织写信投诉卞校长插足了自己的婚姻,因为这个事情导致了学生的愤怒和草率。这样的故事如果真的有,在现代人看来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在当时的人们心里,这个事实是万恶的,一把火就可以烧毁所有的房屋。

因此承接前面说的思维逻辑,我们必须还原这个情节是否真实。对于任何一件事来说,事实本身必须得到追究和澄清,然后才可以根据事实去分析理因。可大众的思维体系宁愿模糊事实,把悲剧归结为文革这个运动的概念。仿佛批评文革就可以解开心中所有的疑难,这是现代的掩耳盗铃。

我们讲任何事件必然有因有果,但发生的严重后果(比如犯罪事实)却不是因可以覆盖和释然的,但是因可以作为解释和原谅的依据。如果拯救一个人,我们必须澄清因和解释因。但法律角度,犯罪必须承受后果。我们很难理解当时的王子何以犯法不与民同罪,这个现象和文革有关吗?它是否揭示了由于存在特定的血缘关系,当时的权力阶层罔顾党性和生命的所有权?

近代的知识分子和普通大众习惯把一切问题和悲愁混乱归咎于文革。仿佛有一个被污名化的文革,自己就可以变得无比高尚,即使犯罪,也归因为文革的深层原因。可有些犯罪,明明是改革的深层原因。人们确实看到了文革里面的一些悲惨故事和苛政,但是在清洗文革的时候,另外一批人同样得到了类似的报复和苛政。

历史夹杂着许多私人的报复和恩怨,它构成了一个难以名状和难以理清的中国。当时人们的心理活动和勾心斗角的复杂联系,我们业已无法还原。所以我们不能理解所有问题的因,这些因可以冠冕堂皇,也可以泥沙俱下。我们所能遵循的就是事实,以及对事实的判断。在事实澄清之后,我们可以试图解构事实之因,但往往无功而返。所以对于文革,我们最好用近视镜去关照每一个具体的事实,而不是用远视眼看宏观的轮廓,毕竟轮廓是山也不一定是山。

关于文革,有许多阴谋论。基于政治的需求,这些阴谋论以小说散文等各种形式呈现。文革严酷的政治场景居然让后来的人们回忆说那是一个恶贯满盈的世界,不管他们在当时是好人还是坏人。我需要理清这个思维玄妙和混乱之处,从而真正地给不幸的人们合理的解释,它不会比解释宇宙的源头更为复杂。

由于我不能时光旅行回文革时代,我也没有那个时代的任何记忆,因此我的论证法则是,用现代的一切揭示我们认为自己清醒的时候又何其盲目,我们明知在犯罪却显得毫不在乎,这个时代明明在毁掉我们生命的大多数价值,何以我们毫不自觉?我用现代之名返照一个个历史背景:历史是重复的,我们的遭遇只会比文革更加不堪。

历经40年改革以后,中国已经出现普遍的价值观沦丧和思维颠倒。有钱变成政权存在和人们居高临下的合法化理由。事实上,钱这个东西不会平白无故地来。科技生产力和技术可以创造钱,服务可以得到报酬,其它手段获得的钱均为投机和合法化掠夺。我们各自的钱到底有没有参与寻租和掠夺,我们很难回答好这个问题,因为不劳而获既不符合传统,也不符合社会主义的基本要求。

但是现在,能够不劳动或者少劳动获得丰厚回报却成了天才和能人的象征。钱在古代仅仅是人们交易的媒介,是生活的手段,主要是商人的追求。在改革开放后,钱渐成了所有人的信仰,为了这个信仰,我们什么都可以不要。不要自己的文化,不要自己的国家,不要自己的灵魂,不要自己的美德,钱的功德大致如此。如今医生怎么看钱?如今教师怎么看钱?如今官员怎么看钱?如今老百姓怎么看钱?没有钱,我们有什么好谈的!这就是你我的祖国!它不仅沉沦于钱也已经被钱扭曲了思维和精神。

可是,钱不能成为所有合法化的理由,因为钱始终是无法继续的。钱的命运和人的命运一样。钱总有枯竭的时候,就象生命终究会出现停顿。因此依靠钱支撑的社会除了蒙蔽人的双眼,还造成普遍的犯罪。一旦没钱了,人们不得不犯罪。钱也可能覆灭社会主义,由于信奉关系就是生产力,普通的人际关系变得没有价值。人们失去了珍贵的不带瑕疵的友情和彼此联系,这即是我们时代的特征。凡此特征,都是国家失序和权力激励寻租的后果。

伟大的社会主义濒临崩溃。主要的问题是人们的脑子坏了,思维再也不那么清澈。心灵的麻痹会进一步导致更加麻痹,而麻痹之后,就会把一切不幸和不满寄给文革和我们的历史。但其实文革和我们历史,绝大多数的先人怀抱着苍生之念和博大的胸怀。我们的执政党取得了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这个经济的虚拟的水份较多,一旦出现必将出现的经济倒退。由于我们的社会缺乏文化和道德的抚育,执政党将面临坐乱的严重危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早一点整理山河秩序。

把许多历史旧怨归咎为文革是全然错了。错误的根因是我们人性的不思考和思维体系的颠倒。祖国山河早已戾气盛行,这是一个全民大腐败的时代。对于往事我们要保持敬畏和清明,因为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天都是谎话流行和谎言连篇。

我们没有资格评判我们伟大的先人。他们塑造了历史,有人格伟大的魅力,而我们的猥琐和他们的伟岸形成鲜明的对照。我们的思维和他们不在一个层次,不是更高,而是低到十八层地狱。每当我们打算批评我们先人和历史的时候,请先观照一下自己的灵魂,我们的后人将如何看待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是我们只是一株毒草,一任自己恣肆在共和国的山川和大地?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硬件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以及子系统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主要是光模块、光无源器件相干光通信模块子系统。易飞扬重点服务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波分传输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是一家创新设计的高速光互连硬件解决方案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