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中国需要警惕福山政治学的谬传

日期:2021-08-26 29 标签:

中国需要警惕福山政治学的诸多谬传。可能由于出生日本的原因,且对中国政府有所偏好,作为后来成为美国学者的福山并不公然反对威权政府。他的主要政治理论可以归结为:国家建构、法治和民主问责。

我们看《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行文洋洋洒洒,其实观点也很简单,就是论证不同国家在国家建构、法治和民主问责上的执行次序和执行情形。也就是在福山自己构造的一个好的国家标准里盘旋。关于中国的那两个章节显示出作者极其苍白的政治学观念(我甚至认为这两节并非出自福山本人之笔)。另外一本巨著《信任:社会美德与创造经济繁荣》,主要的观点就是不同文化造就了不同经济的发展现实,比较牵强,但也洋洋洒洒,厚厚一本。我认为两本书的观点是冲突的。按照福山的信任观点,美德和信任是经济繁荣的基础,这些东西原本中国就很深厚,既然如此,福山为什么有把民主和法治作为一个优秀社会的标准。中国在古代没有福山或者西方意义上的民主和法治,但中国古代社会取得了生产力的巨大进步。然后近代中国其实缺乏信任的基础,但是经济也出乎意外傲领全球。这些都说明福山的作品存在观念一致性的严重漏洞,也和事实不符,但是福山一意孤行地写着自己的作品,译者和学者附和着他不成熟的作品。

福山出名是因为《历史的终结》一书,这本书到现在估计不超过20年,但已经显得站不住脚。说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最后的终结,从而产生最后的人。这种观点不仅违背历史学,也违背未来学。全球化的倒退和民族永远的孤立主义,以及理想和利益的矛盾,深刻左右着人类的进退。有时候我们看到的进步明明是人类的倒退。福山关于资本主义民主自由的一些看法都不具有哲学的高度。


让我们举一个著名的例子分析福山的学术存在瑕疵。福山说为什么民主制度是好的,因为威权制度不能保证永远有一个好皇帝。这个观点在知识界流传甚广,危害极深。福山说中国历史上有不少好皇帝,但遇到坏皇帝人民和国家遭殃。这个观点说明的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制度问责皇帝,则社会无法保证稳定发展。看过《利维坦》的人都知道,霍布斯早在几百年前就论证过了:一个君主由于没有私心,不会主观上产生恶意;而一个议会因为人人有自己的利益,所以很容易带偏整个国家和使民众利益受损。在现代我们还必须补充一个观点,由于西方资本对另外一个国家卖国者和反对派的勾结,确实会产生坏的君主。《利维坦》没有料到这个复杂的情形,整部书充满着道德的情怀。

人类失去美好的道德以后,其实等于失去了自由。因此无论民主制度怎么美好,让人类失去道德的民主制度都是罪恶滔天。中国古代不是没有民主和问责。中国古代的制度建立在严格的道德约束下的民主和问责,即便皇帝也有内在的道德约束和外在的臣子约束。尽管这个情形不是非常理想的状态,但也不能论证这个状态就比西方的民主制度差。福山认为西方的民主制度有天然的权力平衡,自然能够保证平稳过渡。而中国古代的王朝更迭就是权力不民主的后果,从而导致生灵涂炭。福山在另外的作品中又承认战争是人类进入新时期的三大力量之一。福山可能忘记了,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更迭正是战争的诱因。战争催生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我们不能说这样的发展是一定好的或者坏的。如果人类的进步需要一场战争,它始终还是会发生。当美国不断对外发动战争的时候,为什么说一个权力相对制衡的西方民主制度就一定保证不会发生战争或其它坏事情,难道,不正是民主的西方每天在发动战争吗?或者如何证明,一个权力按照民主制度更迭的国家就不会战争?如今大量的西式民主国家内部充满了战争和腐败。

如果说对于民主的论证,福山有明显的瑕疵。关于法治的论证,福山也好不到哪里去。福山大体上认为中国是一个弱法治的国家,这一点我们也是认同的。因为法这个东西早就融入了后代治理国家的儒学之中。我们虽然看不见法,其实处处有法。中国近代的失序恰好是抛弃了旧的道德和准则,盲目建立现代法治的问题。现代西方的法治到底是什么,福山也没有充分说清楚。但是福山讴歌了一种公开意义的政治游说组织(可能要包括律师团队)是西方法治的进步,非常奇怪,福山会认为法治社会允许这样的游说。福山只是觉得公开的游说政治比隐秘斗争的秩序更好。也许这个道理仅是说:公开抢劫好过小偷小摸。我感觉这个思维恰好能体现出美版的全球主义。

福山最著名的国家建构学说就不象关于民主和法治论述的那么清晰,因为这两者有许多著名的论述。而国家建构学说是福山的原创。起因是中国最早发明了国家。但是福山对中国这个国家的文化和渊源根本不了解,其说不出来中国古代传统意义的国家何以存在几千年,不断有繁荣和兴衰。其作品对国家的论证基本还是回归到自己擅长的西方政治话语和西式管理的框架里面。这样把国家架构这种荣誉加冕到中国就很容易造成学说的自相矛盾和严谨性缺陷。

我的观点不是贬损福山,或鼓吹威权政府的好处或西方民主的坏处。我只是觉得一个国家和整个世界的发展和西方这种民主制度没多大关系。人民需要一个好的领袖,选举选不出好的领袖,这不用证明。至于如何产生一个好的领袖,这是历史的宿命论。但我们的社会,业已经产生太多关于民主和自由假说的谬误。一个没有道德的社会不可能有任何自由,有的只是放纵和贪婪。如果我们要理解自由真正的含义,不需要去一个民主国家,要去读叔本华《论道德和自由》这本书的全部观点,人类如果没有内在的公正,一切都是闲扯。


福山作为一个学院派学者,其著作可以作为一个全球大观资料去参考,但是其观点缺乏哲学和人性的高度,实属于机械论和杂学。福山关于中国历代领导人评语实在是贻笑大方,后人一定会严厉批驳其毫无历史思考和历史深度的说法。福山搞不清楚历史向何处去,总是带着现世的经济论去看待历史论,常常把好的坏的混杂一处。你看不清楚福山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其实他要表达的和一个缺乏政治和哲学修养的中产阶级无异:基于现实的利己主义,毫无人类崇高道德和理想的指引。福山政治学揭露了社会主义的许多腐败根源,但其几乎忘记了,这些腐败的人都是被西方思想严重毒害了心灵。正是西方传递过来的空泛的自由和无政府主义成为中国社会普遍的寻租和公开腐败的发源地。

建议国家有选择地翻译和出版福山的作品,因为其作品的最深刻的内涵基本是毫无怨尤地攻击社会主义。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硬件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以及子系统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主要是光模块光无源器件相干光通信模块与子系统。易飞扬重点服务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波分传输、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是一家创新设计的高速光互连硬件解决方案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