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对“小国寡民”的深度误读与正解它的政治意义

日期:2021-09-22 165 标签:

历代关于《道德经》第80章节“小国寡民”的解释已经错误到亵渎的程度。除了望文生义,还在于缺乏哲学的慧眼。我因此撰写本文求证于原始。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至治之极。甘美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传统译文]

使国家变小,使人民稀少。即使有各种各样的器具,却并不使用;使人民重视死亡,而不向远方迁徙;虽然有船只车辆,却不必每次坐它;虽然有武器装备,却没有地方去布阵打仗;使人民再回复到远古结绳记事的自然状态之中。国家治理得好极了,使人民吃得香甜,穿得漂亮、住得安适,过得快乐。国与国之间互相望得见,鸡犬的叫声都可以听得见,但人民从生到死,也不互相往来。

历代翻译的基本意思大致如上,数千年间也有人出于对老子哲学的爱戴,提出不同的异议,但都无法脱离这段翻译的窠臼。

我的论证之一:老子的这个章节是两段论。对“小国寡民”和“使民复结绳而用之”是这两段的点题之语,也可以说,理解这两句话才能正确地理解全文。我先说正确的理解,然后解答为什么。

“小国寡民”的正确理解应该是:弱小的国家需要精神自立的人民。

“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的理解是:还需要利用(使用)使人民有拧成一股绳的团结力量。

因此,老子的80章讲的是弱小的国家,通过使人民拥有自立和团结的精神,从而长存。

因为人民具有自立的精神,所以可不用什伯之器。因为人民具有自立的精神,人民才重死而不远徙。这里的死的理解是死生大义。也就是人民宁死也要固守家园,不会逃难也不会投降别的国家。在人民拥有自立精神之后,实现: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的结果。也就是当一个国家拥有了独立的精神和人格以后,有先进的车辆,也不见得必须拥有,有强大的武器,也不一定有用武之地。也就是说精神内在的力量高于外在的动力和强权。

我认为以上的解读符合华夏古代的精神。参照今天的朝鲜(也许大家反对),正是小国寡民正解的典型证明。

“使民复结绳而用之”,是历代文人的根本错误之根。因为上古有结绳记事的事实和典故,因此许多文学家和哲学家,理所当然想到应该这么解释。但这个解释是非常幼稚不通的。

但凡哲学作品,不会引用典故去说明问题。哲学的本义是原始和原创之语,如果哲学大师借用一个成语或历史典故表达自己的思想,这个断然不可取。通读老子的《道德经》,都采用的智性的语言在讲述道,没有任何地方引用历史典故。哲学可不是写作文。老子偶然用了结绳这个词语,没成想引发后世如此之大的谬误。

除了“小国寡民”之外,老子说,治理弱小的国家还必须使得人民象绳子拧结在一起一样团结。这是治理国家的终极目标。人民团结以后,实现“甘美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景象。老死不相往来的谬读是千古其冤。民至老死不相往来---两个比邻国家的人民因为没有冲突而可以活到自然的老死。而不冲突的前提是,人民团结。

我的论证之二:我需要解释为何历代文人会产生误读。一开始我也是不明白的,因为一开始我读这个短文的时候,就觉得翻译是完全错误的。但是翻译错误的原因在哪里?后来我发现根源是:使人复结绳而用之的“复”字。使人复结绳而用之的“复”是承接小国寡民的,不是承接上古有结绳记事那个典故的。这里的复字正解是“还要”,不是“重新或又”的意思。因为对一字之差的谬读,导致千古错误。

另外的错误解读还在于对“至治之极”四个字的理解。这四个字不是国家治理得好极了的意思。“至治之极”是承上启下的用语,是治理国家的终极目标。

我还可以采用反证法证明历代翻译的错误。任何古文都是一个语意完整的表达。我们看传统的“小国寡民”翻译:使国家变小,使人民稀少。这不构成语言的因果关系。古人使用的语言往往极简,但意思是完整的。必须有主谓宾语,有开始有结束。比如说,“道可道”这三个字,就是完整的因果关系,通俗地翻译可以是,宇宙的规律是可以说清楚的。"非常道"也是一个完整的句子,意思是,可以说清楚的宇宙规律也不是永恒不变的。这是一个完成的句子。“寡”在此处的意思绝非“少”,是曲高和寡抽象出来的意思,形容一个人的自立。(写到这里,我突然翻书发现《道德经》第一章天地之始,存在大多数翻译的错误,因此文章末尾给了补遗和我的译文。)

我们说,对“小国寡民”这个章节的正解具有很高的学术和政治意义。甚至我国哲学大师冯友兰都人云亦云。通读老子《道德经》,任何章节都饱含着辨证和对立的思想,惟有“小国寡民”这个章节按照历代的解释,一下子就把老子写的东西沦为市井伲语,从哲学的高度一下子轰然倒塌。希望我的正解能得到语文课老师和哲学课老师的重视。从现代意义的角度,如果我们能做到精神独立、自强不息且团结一致,国家遭遇的任何困难都不是困难。

[李莫非译文]

弱小的国家需要精神自立的人民。人民有了自立的精神以后,行军打仗的那些器具就不重要了,死也会固守自己的家园。就算是先进的车辆船只,或者尖利的盔甲武器,也谈不上大有用武之地。治理弱小的国家还必须使得人民象绳子拧结在一起一样团结。这是治理国家的终极目标。人民团结就可以使所有人都有穿的,有吃的,安居乐业,比邻国家就算距离近到可以听见鸡犬之声,但比邻国家的人民却因为没有冲突而可以活到自然的老死。

[传统译文]

“道”如果可以用言语来表述,那它就是常“道”(“道”是可以用言语来表述的,它并非一般的“道”);“名”如果可以用文辞去命名,那它就是常“名”(“名”也是可以说明的,它并非普通的“名”)。“无”可以用来表述天地浑沌未开之际的状况;而“有”,则是宇宙万物产生之本原的命名。因此,要常从“无”中去观察领悟“道”的奥妙;要常从“有”中去观察体会“道”的端倪。无与有这两者,来源相同而名称相异,都可以称之为玄妙、深远。它不是一般的玄妙、深奥,而是玄妙又玄妙、深远又深远,是宇宙天地万物之奥妙的总门(从“有名”的奥妙到达无形的奥妙,“道”是洞悉一切奥妙变化的门径)

[李莫非译文]

宇宙的一切规律都是可以说清楚的,但可说清楚的宇宙规律并非永恒不变的。你可以对一切物质予以命名,但这些名字并非是它本来的名字。万物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名字的,万物有了名字就等于万物才有了生发和开始。万物在没有名字的时候我们能从无中能体会到宇宙的奇妙,万物有名字的时候我们能从有中感知到宇宙的踪迹。有和无,它们是同一个根源,不同的叫法。有和无的往复循环,构成了变化之门。我们称之为玄。(其中最后一句没有哲学的境界,是很难翻译的,最后一句是对宇宙和哲学本身的一个定义:玄)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硬件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以及子系统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主要是光模块、光无源器件相干光通信模块子系统。易飞扬重点服务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波分传输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是一家创新设计的高速光互连硬件解决方案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