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咖观点

中美中场难题和技术主义的艰难退场

日期:2021-10-09 80 标签: 中美关系

中美结构性冲突的本质是经济生产者和经济消费者的分工和矛盾。采用贸易战必然无法改变这个经济社会分工的本质,只会搞乱人们对全球供应链和自由贸易的信念。美国没有从贸易战获取任何东西,这是虚惊一场。当然美国表面上也没有损失自己的经济利益,美国的问题只是把世界平白无故地浪费了几年。同时,毋庸置疑,美国用政权的影响力和长臂权力法则打击了敌对国家的个体和企业。美国这样做当然可以取得一时之快,长期而言,如果美国不因为这种恶遭受任何惩罚,美国还将继续这么干,因为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使对手感受痛苦是美国的目的。

我们看中国在贸易战中还是深度受伤,这种受伤是产业链协同位置书写的。假以时日,中国也不可能解决所有产业链的问题,有一些产业终会消失不值得再投入。短期的痛苦必须承受,长期而言需要定位且解决核心的战略产业。中国不能全面铺开导致整个社会的成本在混乱中急剧上升。除此之外,中国需要解决需求端寻租性和健康性难题,不然,中国后续的发展将产生更硕大的畸形形体。

中美即将进入中场阶段,这个阶段双方主要的目的是稳定产业链。当然美国怀有自己的心机。可是在我们看来,就已经发生的经济现实而言,美国已经没有更好的招术。美国需要的只是把上一轮经济的余晖尽量稳住,这肯定不是一个理想的状态,但这是即将到来的经济现实。中国当然可以要求美国撤除一些限制,但这一点比较难。美国还是想论斤称两地交换它需要的经济利益,它不想放弃自己难能可贵的在半导体领域的优势,但是这个担心原本也是多余的。一个在技术前进中的世界原本有它自身的问题,经济重构需要新技术,新技术的衍生需要试错的市场。中国提供了机会,也可以把大门关上。现在有两个重要的问题不得不予以警示:

  1.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信念治国。如果稳定全球经济或满足美国需求,而导致我国治国之本——信念的滩涂全部污染,这样短期的合作会带来最后的溃败。
  2. 由于此轮技术始终难以突破,中国必须意识到盲目突围的风险承受能力。本质上中美经济的动荡是技术发展和金融的矛盾,这个矛盾目前没有解药。

中国理所当然要和美国维持一定的合作关系。但是更开放有不被看好的风险,开放对于一些欠发达国家目前是必须的,因为他们可以用资源换取好的生活质量。美国的产业会继续转移,但对印度和越南的战略兴趣正在减弱。由于有许多现实因素的掣肘,很长时间美国还必须依靠中国的供应链,但是中国供应链这种依托规模的发展思维必须得到遏制。

中美意识形态的危险对立使得美国必须长期且有效地抗击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和经济实力,中国之本就是中国实体的短期制造优势。对于中国来说,由于美国政权的资本性质和反复无常已经成为常态,中国不能对美国报丝毫的幻想。美国主义的本质是用自由涣散的思想和无法受控的经济击垮竞争对手的信念和心志,注意,信念正是社会主义继续下去的坚强旗帜。

我们要预判接下来美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1. 中美只有贸易的基础,而无真实合作的意愿。因为信任已经荡然无存,美国后续的发展因为这轮技术的困境和自身的治理出现了比较大的难题,当然美国可以寻求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普遍的买单。一些人说美国社会的问题酷似最后的资本主义的景象,这个可能说过头了,但是资本主义的一些劣根性的确因为技术和其它困境暴露的十分明显。美国曾经宣扬的理性和民主主义历经贸易战和全球暗杀等行为已经不具有道德信任的基础。
  2. 由于美国试图用民主替代威权政治,事实上他们希望用无政府主义颠覆敌对国家,这在中长期来说还是很剧烈的风险。中国不适合那种对民族性和国体有粉碎作用的民主制度,中国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我们如何实质上让全社会回归初心并增强社会理想主义。这使得政府必须牺牲部分有对国家意志和人性存亡长期有害的某些经济。我们的经济虽然比全球其它地方更有弹性,本质上不是我们更优秀,是其它地方太差了。而我们社会在经济之外的其它一切现象,可能比全球任何地方都不稳定。由于我们的社会目前凌乱不堪,呼唤传统美德的回归是中国的当务。我们需要平衡经济和社会道德的范式。

中美经济在接下来都将面临严峻的困境,这种困境是各自意识到信任不在的威胁导致的分裂局面。世界开了一个玩笑,当我们重新凝视我们的道路的时候,发现所谓的改革和开放,只是徒有虚名。就客观的历史事实而言,二次工业革命的技术成果在中国落地是中美联姻和繁荣发展的基础,技术主义的扩散和技术享受是过去时代的现实背景,其他一些领域改革开放的举措似乎是打着改革的名义,行偷盗的事实。我们现在看到,技术主义控制的世界,有朝一日始终因为技术停滞而矛盾凸显。但打着技术主义的旗号在其他社会学领域造就的普遍的社会堕落和消费主义已经成型,将有一个非常困难的治理过程。

目前全社会的爱国主义在看似逼真的场景下危机四伏,人民本质上失去了担当。虚拟经济进一步削弱了人民读书的能力和群体的知识生产力,技术实用主义和消费主义引领的中国遇到了险境,我们需要及时抽身而退。技术主义已经成为中国的过去式,这是非常客观的真理!

关于易飞扬

作为全球光互连硬件领域的设计革新者,易飞扬(GIGALIGHT)集有源和无源光器件以及子系统的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产品主要是光模块、光无源器件相干光通信模块子系统。易飞扬重点服务数据中心5G承载网城域波分传输超高清广播视讯等应用领域,是一家创新设计的高速光互连硬件解决方案商。